朔纺

自嗨型。欢迎红宗红k列。

【红宗♀】没有灵感——02

宗性转注意/高糖没营养的垃圾粮食

“进来。”狭窄的门缝里看不见斋宫宗的身子。
    鬼龙红郎倒是也没犹豫就推门进去了。
    嘛、屋里的陈设,果然还是和小时候相比变化了一些,鬼龙红郎大致环视了一下。
    “哼,你倒是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。”斋宫宗从门后走出来。
    “啊,抱歉,不自觉就想看看。指不定能看出来你的生活状态。”
    “坐那边。…所以看出来什么了吗?”
    “当然没有。我什么时候也没有看出过你的想法不是吗。”鬼龙红郎笑了笑。
    “哼,我还以为你和外面的俗物会不一样,至少你和我度过了无邪的童年时光,是我认同的挚友…结果还是不能够了解我啊。”
    “哈哈,我还挺高兴的。挚友什么的。”
    “不过现在我后悔了,你还是那个肌肉白痴。不能欣赏我这个上帝的杰出造物,可真是莫大的遗憾、”
    红郎有些看不过去,忽的起身,把手放在宗的头上,打断了她的自说自话:“我说,斋宫,你到底遇到什么麻烦了。”
    斋宫宗一愣。
    “从小时候起就是这样吧,一有什么麻烦就会绕来绕去不直接告诉我。你还是这么麻烦啊。”手轻轻在头上摸了摸。
    “…哼,那直接告诉你也没关系,反正你也不会帮到我。我叫你来也只是想要叙叙旧、”宗把红郎的手拨开,“而且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我可不喜欢被摸头什么的。”
    “啊,你讲,也许我可以帮到点忙。”
    斋宫宗吞咽了一下口水,似乎很犹豫要不要一五一十说出来。尤其是对上鬼龙红郎认真的视线,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!
    “…我啊,已经没有创作的灵感了。”斋宫宗垂下头,盯在绞着裙摆的手上。
    “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”红郎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什么啊,就因为这个?我还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,你啊…哈哈哈哈哈”
    “…!”斋宫宗抬起头不满瞪着鬼龙红郎——这么严重的问题到底有什么好笑的??虽然没有指着你帮我考虑对策,也不可以笑我吧?!有这么可笑吗?
    “我说,小斋,你天天把自己关在这个屋子里,怎么会有创作灵感啊。”红郎忽然想到这个家伙在电话里说的就是想要出去逛逛,现在肯定是为了面子在逞强,无奈地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。
    斋宫宗觉得这简直是胡说八道——明明灵感这种宝贵的东西就应该在她的城堡里被发现吧。
    “都说了你才不懂!”
    “我是不懂创作,不过你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不观察外界,怎么才能获得新的认识。我做衣服也是,多看看其他人的衣服总会有启发的。为什么要把自己禁锢住呢。”
    啰、啰嗦…斋宫宗抿着嘴想要反驳,鬼龙红郎却觉得斋宫宗蠢起来也太过可爱,笑的更厉害了。
    鬼龙红郎憋不住的笑换来了羞愤难当的斋宫宗软绵绵的几下拳头。
    “要不我带你出去透透气好了,换换心情。”红郎随意的抬手就挡下了一只拳头。还是替她张口吧,这个别扭的傻瓜。
    “…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你也是知道的吧…”宗试图把手从红郎的掌心里拔出来。
    “没事儿,你要是真晕倒了我也能把你背回来。”鬼龙红郎既不打算放手也不打算松口,仍旧憋着股笑看着他的青梅竹马。
    …野蛮人!斋宫宗叹了口气,放弃抵抗,“好吧好吧,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勉强同意了。”
    “嗯那真是荣幸啊。”鬼龙红郎勾起嘴角张开了掌心,宗才得以抽回手。“那就走吧。”说着打开了门就要走。
    “喂!要去哪啊?”宗连忙抓住红郎的衣角,哪哪哪哪有直接把人往外面带的啊,宗满脑子想的都是外出外出好多人,不禁有点紧张。
    “随便走一走不行吗?”红郎转过头来随意地说道,“还是说还想要拉着手走吗,像小时候那样?”看着宗踟躇不安的样子便向她伸出了手。
    “我、我可只是怕你把我丢下一个人跑掉!”宗撅着嘴小声回复,上前走了两步,握住了红郎伸出的手。
    “不仅不会丢掉还会好好再带回来的,放心吧。”红郎满意的扬起嘴角,握住宗软软的手走了出去。
    “老、老师!”蹲在对面角落正失落的影片美伽看见两个人出了门,连忙站了起来。
    “啊,影片。我稍微出去一趟,对不起…让你担心了。”宗看到了一时间美伽失落的表情,不禁对自己的言行有些自责,语气不由自主地缓和了下来。
    “嗯!”看见宗愿意走出门来,并且对自己表达了歉意,美伽的眼眶都红了,用力地点了下头。
    “真是个傻孩子啊…”红郎摇摇头,小声感叹,却被宗捏了一下手——“不许你说我们家影片傻!只有我能说!”还摆出了气鼓鼓的脸。
    “啊…对不起、影片是很温柔的好孩子啊,你就不要总是欺负他了。”
    “我才不是欺负他!你这个俗物居然对我指手画脚!”宗用另外一只手锤了红郎的胳膊两下,美伽才注意到“老师”和“龙君前辈”两个人手拉着手。
    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红郎拉着宗往楼下走,宗也鼓着脸颊跟着走。

——待续、感谢观看!

打天川的转校生们辛苦了!又是自割腿肉的一天。

【红宗♀】没有灵感.01

性转宗!注意避雷!
ooc/没有文采/纯甜饼
头回写文  发小段试水先……急需红宗红同好投喂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“影片!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让我厌烦!我都说了,不要擅自来打搅我!”斋宫宗的声音隔着门也挡不住怒意。
    “对、对不起…我想着老师你已经三天没有出门…很担心您的身体…就给您送来些牛角面包…您还是吃一些吧?”影片垂着头,托盘上放着的用来搭配可颂的热奶茶映出他充满忧虑的异色瞳。
    “我都说了没有心情去进食,你脑袋里的棉花是自行繁殖了吗?以前你可没这么蠢。你是我的人偶,不许被外边的俗物同化了。”
    斋宫宗一直都是这样。在没有写新剧本的灵感的时候,就把自己和玛朵莫塞尔关在房间里,靠着平时就茶时为数不多的小饼干呆上个好几天。就好像要把不给予她灵感的大脑进行惩罚一样。这时候她就会想起来学生时代同窗的、被灵感之神眷顾的月永雷欧。对于艺术家来说,灵感才是生活必需品,没有灵感的滋润,灵魂就要破碎,那身体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了。
    “为什么我偏偏就没有灵感!”斋宫宗一头倒在面前的软垫上,目光顺着桌面停在移动电话。
    斋宫拿起手机,按亮屏幕,无目的地乱点。自从几年前自我检索过后,斋宫就发誓再也不上互联网。和他人的联系又退回到了最原始的电话与短信。
    “斋宫,最近怎么样。”
    最新的一条短信也是两周前就查看过的,那个粗鲁的俗物发过来的。也只能是他才会问这么无关痛痒的东西。
    斋宫并没回复过。
    她说不上来自己过的怎么样,好像和从前就没什么差别。 无法言说地确切。所以没有回复。
    无关痛痒…吗?
    斋宫宗纤细的手指敲了几敲,灭掉屏幕,把脸埋进软垫。
   
    “您有一条新的消息”
    鬼龙红郎正在整理武馆的训练服,裤兜里的手机忽的抖了三抖。
    “来自——小斋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很不好。”
    鬼龙红郎莫名其妙地看着屏幕上这几个字。什么…很不好?
    他绝没有想到两星期前的短信在现在被回复——因为,太久了吧?!
    屏幕亮了不到十秒就又熄了。红郎解锁手机打算再仔细想想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是要干什么。
    ——“斋宫,最近怎么样。”
    ——“很不好。”
    鬼龙红郎挠挠头,放下担在手臂上的训练服就地坐下。想了一下,拨通了来信人的号码。

    “斋宫?喂?”对方的磁性嗓音让斋宫宗片刻分神。
    已经太久没有讲过话。斋宫宗都快忘记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声音是这么特别了。
   “鬼龙。”
   “怎么突然说这个?你可把我吓了一跳。”
    “…我有个请求,你一定要听。”宗握紧电话。
    “…讲吧。”对面短暂的沉默。
    “…带我出去!拜托了…龙君!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…没时间的话也不必勉强,鬼龙你也有自己必须要、”
    “好啊。”干脆地打断。
    “我去你家接你,没有关系吧?”一如既往的强势堵上了斋宫宗后退的余地。

    鬼龙的武馆离家并不远,所以离斋宫家也不远。鬼龙也没有去猜测他的青梅竹马到底抱着什么想法什么目的——因为从小时候开始,鬼龙就看不透她,但这无所谓,即便是顺着她,对自己也从没有过坏处。
    他就是这么喜欢照顾人。

    有多久没有见过面了?
    鬼龙红郎望着斋宫家的房子略微思忖,才抬脚走了进去。
    影片犹犹豫豫地把大门打开让这个称得上是魁梧的男人进去,也停不下对他此行目的的揣测。
    “你是叫影片吧,谢了,去忙你的吧。”
    “那个!…请,不要强迫老师做什么!她最近应该是很…很需要调整的…”影片不敢看向红郎的眼睛,怯怯地垂下头。
    “哦、放心吧。我也不喜欢强迫斋宫那家伙去做什么。”鬼龙红郎抬手敲了敲门,“斋宫,开…”
    手敲第一下的时候门就开了条小缝。

——姑且先到这儿…有人看的话再继续写吧
   

给国服续一辈子!大力赞美国服爸爸!桃李这身衣服贼好看!!!爆炸爆炸!!

背景和边框是百度到的,侵删。

摸宗老师摸上瘾)国服赶紧追忆吧!!p2红宗向注意避雷。

指绘画布小像素渣…星夜衣服真的好好看,就画了个可爱的噗咔ԅ(¯﹃¯ԅ)画完进了一趟美图秀秀加了个五毛特效hh